[综合新闻] 在非洲,南非的游戏行业已经把其他国家甩开了一大截
你玩过非洲人开发的电子游戏吗?

近些年来,非洲出现了几款口碑和营收表现都不错的游戏作品,例如《Aurion: Legacy of the Kori-Odan》、《内脏清洁工》(Viscera Cleanup Detail)、《兄贵敢死队》(Broforce)和《幻影》(Semblance)等。它们之所以能够获得成功,很大程度上得益于西方发行商的支持。而在这些游戏背后,相当一部分开发团队都在南非。

Aurion: Legacy of the Kori-Odan

尼克·霍尔是南非游戏圈的一位关键人物,也是开普敦年度B2B活动Playtopia/Make Games Africa的创始人。在接受外媒采访时,霍尔对南非开发团队擅长制作精品游戏的原因给出了一番解释。

“南非拥有一个非常活跃,并且规模较大的游戏开发者社区。Make Games Africa等活动总是能吸引许多开发者参加,并促进开发者合作,而不再独自制作游戏。另外,这些活动还会向刚入行的开发者传递知识、分享经验和提供指导,让他们避免犯常见的错误。”

霍尔补充说:“另一项主要因素是,南非工作室在海外取得了商业成功。我认为这是因为南非工作室专注于面向全球市场制作游戏,同时没有一股脑地去制作手游,降低了失败风险。在持续成功的基础上,南非游戏行业吸引了来自外界的关注和投资,并促进开发者的知识与技能得到了提升。”

霍尔认为与非洲其他国家相比,南非的游戏行业生态更具活力和持续性。“南非有几家游戏工作室都在经济上实现了自给自足,无需依靠制作动画,或开发传统软件来维持自身的生存。”

《兄贵敢死队》

赞比亚开发者Sithe Ncube对霍尔的观点表示认同。在他看来,南非的金融影响力确实对该国游戏行业的发展产生了积极影响。

“首先,南非是非洲第二大经济体,南非的数字经济在全球舞台上也有竞争力。”Ncube说,“这显然对整个国家游戏开发行业的发展有帮助。与此同时,南非人对他们的传统和数字艺术感到自豪,认识到了其商业和文化价值。”

“作为赞比亚人,我发现很难让人们相信游戏开发是一份有意义的事业,能够让个人和国家受益。而在南非,许多公立和私立教育机构都鼓励学生们学习游戏开发。最后,时间也是个重要因素:南非游戏开发行业的历史始于上世纪90年代。”

Celestial是南非的第一家游戏开发工作室——1996年,Celestial在成立后不久就发布了处子作《剧毒小兔子》(Toxic Bunny)。时至今日,南非已经向全球市场输出了一批颇有名气的游戏作品。

《剧毒小兔子》高清版

与南非相仿,北非国家的游戏开发行业也在快速发展。

1998年,法国发行商育碧在摩洛哥开设了卡萨布兰卡工作室。2008~2010年,该工作室还运作着一间校园,目的是为当地培养300名游戏开发者。2016年,育碧以市场变化为由关闭卡萨布兰卡工作室,而在那之后,48名原员工组建了一个全国性的游戏机构,并创办了自己的工作室。

除了摩洛哥之外,突尼斯和埃及等北非国家也涌现出了许多对游戏充满浓厚兴趣的开发者……虽然这些国家和南非在地理位置上也许相隔数千英里,但它们也有一些共同点,包括都拥有成熟的IT和技术基础设施、融资渠道等。

育碧卡萨布兰卡工作室曾参与开发《勇敢的心:世界大战》等游戏

不过总体而言,非洲各国的游戏开发者们仍然面临着一个共同的挑战:投资。

“整个非洲大陆需要更加重视游戏。政府也应当向其他国家那样,开始为电子游戏公司进行投资。”突尼斯Newgen工作室首席执行官Ben Hamouda表示。

Hamouda认为实现这一目标需要时间,但他也指出,某些非洲国家正在采取积极措施来推动游戏行业的发展。例如,埃及政府前不久就推出了一项计划,希望在未来3年内培训1万名游戏和应用开发者。

来源:游戏茶馆
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
    
{:91:}